用创新之手摘取制造业“皇冠明珠”--辽宁日报

关键字导读: 皇冠 明珠 制造业

描述:从产出第一台国产机器人,到第一条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机器人生产线,再到全球最大的机器人产业基地,新松完成了600多项重大技术攻关、创造了百余项国内第一。

9月4日,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圆满闭幕。同日,新松机器人自动化股份有限公司自主研发的移动机器人产品顺利抵达南非的一家汽车工厂,这标志着新松成功敲开了非洲市场的大门。

何止非洲!

作为中国首个结束机器人只有进口没有出口局面的企业,眼下,这棵“新松”的树枝已经伸展至全球32个国家和地区。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机器人是“制造业皇冠顶端的明珠”,其研发、制造、应用是衡量一个国家科技创新和高端制造业水平的重要标志。

在中国工业机器人的发展史上,新松故事,当属开篇。

从产出第一台国产机器人,到第一条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机器人生产线,再到全球最大的机器人产业基地,新松完成了600多项重大技术攻关、创造了百余项国内第一。

今天,刚满18岁的新松,沐浴着新时代的浩荡春风,正在高举创新之手,奋力摘取那耀眼的“皇冠明珠”。

新松初展枝从“实验室”到“大市场”

沈阳,浑南区,智慧产业园。一批机器人正在生产另一批机器人。整个车间,不见人影。

很难想象,眼前的这座机器人王国,起步时只有几十人、一间办公室。

将时间的指针回拨到2000年。

那一年,恰逢科研院所凭技术成果闯市场的改革大潮,揣着“弧焊、点焊及移动机器人AGV”3张国家新产品证书,中科院沈阳自动化所的业务骨干曲道奎带领机器人研究室的同事们,成立了沈阳新松机器人自动化股份有限公司。

“新松”二字取自中国机器人之父蒋新松之名,意在技术为本,不忘初心。

然而,雏鹰离巢,虽天高地阔,却也困难重重。

“我们不用国产机器人。”这是新松刚刚探索国内市场时听到最多的一句话。

“真是捧着金饭碗没饭吃”,那阵子,曲道奎瘦了很多。

为了打开局面,新松团队面向客户需求,校准创新方向。

那是一段难熬的日子。“设计大厅晚上10点前,没有关过灯,早上6点又开始进入新的一天。”一位新松元老回忆道。

机会终于来了!

2001年,成都军区后勤仓库项目启动,需要一大批搬运机器人。曲道奎闻讯,第一时间递上标书。

新松的产品技术先进、质量过硬、价格适宜。对方没想到,国内居然还有这么厉害的机器人企业。

新松一举中标。

同年,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初代移动机器人横空出世,这也是第一批量产的国产机器人。新松的突破———中国的突破,意义重大,业界震惊。

《纽约时报》为此发表文章,称:一场机器人生产革命,在中国发生了。

随后,新松又抓住汽车业飞速发展的机遇,生产出了焊接机器人“灵灵”,并凭借设计柔性化、服务便利化“攻城拔寨”、抢占市场。至今,一代又一代“灵灵”仍活跃在车企一线。

新松初展枝,完成了从技术到产品的跨越。

勇闯无人区从“小个子”到“领军者”

谈到成功,曲道奎认为,天时、地利、人和,都被新松赶上了。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高度重视智能制造和辽宁振兴发展,作为战略性新兴产业的重要组成部分,新松享受着越来越多的政策红利。

同时,市场需求强劲。从2013年开始,我国已经连续5年成为工业机器人第一大消费国。诸多产业都需要性价比高的机器人,一个数千亿的庞大市场呈现在新松面前。

然而,井喷式增长的背后,是近乎惨烈的竞争与迭代技术的博弈。“当‘蓝海’已成‘红海’,如果不能始终走在市场和技术的前沿,机会将转瞬即逝。”作为新松掌门人,曲道奎始终“一份危机在心头”。

新松有过可以摆脱“压力”的机会。曾经,一份来自国际巨头且条件丰厚的并购合同放在了曲道奎面前。

怎么办?答应并购,眼前能大赚一笔,但长久来看必定沦为代工厂,属于中国人自己的机器人品牌将不复存在。新松婉拒了邀约,并暗下决心,要通过自主创新,强筋壮骨,最终与对手在客户面前一决高下。

于是一张巨大的立体网络在新松徐徐铺开,创新被分为四个层级,各有侧重,每一个灵感都将在体系中拾级而上。队伍再次扩大,技术人员占员工总数超过75%,研发团队达2000多人,沈阳、上海、广州分别设立中央研究院、高端研究院、联合研究院。创新者被鼓励,以技术创新为主题的比赛被视为“新松春晚”,丰厚的奖金总会被提前预留。

用“心”铸“新”,硕果累累。从国内首个RH6弧焊机器人生产线投产、首条自主研发的汽车后桥、首套机车转向架机器人焊接系统……到如今行业中炙手可热的单(双)臂平面关节型搬运洁净机器人、7轴柔性多关节机器人,平均每年都会有近10个填补国内空白的技术成果在新松诞生。

深扎创新之根、不断拔节生长。在机器人领域,当初那个不起眼的“小个子”,正在成为当之无愧的“领军者”。

紧盯最前沿从“中国的”到“世界的”

新技术引导新需求,新需求催生新供给。随着信息技术快速发展和互联网快速普及,机器人被装上了智慧的大脑,成为大量学科相互交融的集合体。机器人产业正在从单兵作战的低端模式向人机合作、智能融合的高端模式迈进。

“时代已发展到多元化阶段,协同是发展的趋势。加入传感器、伺服器等技术的机器人将出现在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曲道奎说。

眼界变了,舞台也就变了。

行业内,不断深耕。新松的业务框架迅速改成了“4+2”模式。“4”是指智能制造、国防安全、消费服务、教育四大业务板块,“2”则是加入了金融和创新两大资源整合平台。客户从新松买到的并非是一台机器人而是一套系统解决方案,新松从简单的产品生产者,成为与客户始终并肩前行的伙伴。

销售板块,不断扩张。回想起2007年,第一次在美国通用汽车全球招标中拔得头筹,11年过去了,新松产品已累计出口到32个国家和地区,与“一带一路”沿线的17个国家和地区有密切合作。其工业机器人应用拓展至欧洲、北美洲;服务机器人出口至马来西亚、新加坡等国家。

产业链条上的十项全能,涉及领域的纷繁多彩,合作地区的大面积铺开,一个三维立体坐标正以新松为轴心逐步延伸。

新,意味着突破自我;松,代表着坚韧不屈。

一直有人在探寻新松的成功密码。其实,它的名字就是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