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报:中国机器人产业势引领全球

关键字导读: 中国 机器人 产业

描述:伴随“中国製造2025”持续推进,中国在机器人领域已从过去的应用大国向创新大国迈进。

中国设计研发的移动机器人亮相“北京八分钟”

中国设计研发的移动机器人亮相“北京八分钟”

伴随“中国製造2025”持续推进,中国在机器人领域已从过去的应用大国向创新大国迈进。在中国最大的机器人产业基地,其自主研发的移动机器人已稳居世界第一。中国机器人产业的崛起,是中国速度向中国质量转变的缩影。/大公报记者 宋伟

  辽宁渖阳的新松机器人自动化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松机器人”)是全球机器人产品线最全的企业,市值位列全球机器人上市公司三甲。新松机器人总裁曲道奎接受大公报专访时表示,伴随人工智能、云计算、大数据等技术变革,中国机器人企业已迎来赶超机遇。“如果说Robot1.0是国外的时代,那Robot2.0就应该是中国人的时代。”

  初创业举步维艰

  作为中国最早一批“双创”企业,十八年前,新松机器人从中国科学院渖阳自动化研究所一个小车间起步,二十几个人的核心团队开始创业。刚刚成立的新松机器人无场所、无产品、无客户。由于当时中国的机器人全部依赖进口,如何打入市场成为一道拦路虎。曲道奎说:“在没有资本和人脉的境遇下,新松的成长只能靠创新。”

  有别于传统产品,机器人面对的往往都是高端客户。国内大型企业不信任,外资企业则拥有长期合作伙伴,这对于初出茅庐的新松机器人可谓举步维艰。“事实上,当时哪怕你的机器人再便宜,客户也宁愿去买外国货。”曲道奎坦言,机器人的竞争要素不在于价格和成本,而在于功能和稳定性。用在关键环节的机器人如果性能不可靠,给企业带来的损失会远大于机器人自身价值。

  机器人“医生”解困局

  尽管当时国内已经进口大量机器人,但存在两大突出问题:一是由于培训不到位等种种原因,国内人员经常遇到使用障碍;二是国外机器人工艺设置标准高,而当时国内流水线精度较低,不具备机器人作业条件。种种制约使得进口机器人在国内使用成功率不足一半,导致“好设备用不好”。

  另一方面,从国外引进技术顾问,成本又相当高昂。“那时候外国专家上飞机就开始计时收费,这让中国企业叫苦不迭,迫切希望国内也能有机器人‘医生’帮助解决实际使用过程中的困难。”抓住这一商机,新松机器人从单机到应用、再到行业系统解决方案介入市场,把国外进口机器人存在的操作难点和后续服务承揽下来,逐渐获得客户认可。

  在曲道奎看来,新松机器人的发展与一般企业截然不同,它不是从低端向高端逐渐发展,而是直接进入高端市场,直接从外资企业打开局面。新松机器人则凭藉中国科学院强大的科研背景,获得外企信赖。直至现在,新松机器人还有三分之二的产品是外资企业在使用。

  市场倒逼科技创新

  为什么要搞创新,这与当年的处境密不可分。曲道奎笑言,创新都是逼出来的,只能去做别人做不了的事,只能做得比别人更好,才能有市场。

  直到今天,新松机器人依然秉承“两头在内、中间在外”的发展战略,将粗放型的生产製造交给社会力量,自己主抓研发创新和市场推广。相较于传统的工业机械手,现在的移动、特种、服务机器人把大数据、人工智能、人机交互等融为一体,在技术含量和涵盖面要更广,更代表未来的趋势和方向。

  曲道奎表示,新松移动机器人几乎垄断了汽车总装生产线环节,技术水平及市场佔有率已经领先国际。而以医疗、养老、助残、家庭陪伴为代表的服务机器人亦全面崛起,与国际水平同步发展。

  建机器人产业生态

  过去中国机器人企业沿着技术、创新、产品、产业来发展,而现在则应侧重建设“产业生态”,将金融和人才教育纳入发展战略。曲道奎说,“未来企业的竞争已不单是技术和产品的单一条链,而是总体产业生态竞争。”

  从信息技术、机器人到智能装备,这三大物理系统相连即形成数字化工厂。目前,来自中国的新松机器人已打通产业链,形成从核心技术到产品,再到智能製造数字化工厂的整体解决方案。“在这方面,我们已经比肩国际同行业知名企业。”曲道奎自信地说。

  目前,新松机器人已进军包括美国、加拿大、俄罗斯、英国等32个国家和地区,通用、福特、米其林等世界500强企业均有使用新松产品。同时,新松机器人还在新加坡设立总部,併购韩国公司和欧洲学校,在美国、日本设立离岸研发中心,在中国香港成立全资子公司,加速其全球兼併整合步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