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业头条:中国最大机器人公司掌舵者,曲道奎在想什么?

关键字导读: 掌舵者 中国 机器人 曲道奎

描述:曲道奎有些入魔了。他滔滔不绝地说了两个多小时,依然毫无倦态。常人眼中做企业的千头万绪,商业的枯燥或诡谲,在他看来都不值一提。这或许是兴趣使然,就像一个爱玩乐高的孩子,一心要搭建一座更新奇更宏大的城堡。

曲道奎有些入魔了。他滔滔不绝地说了两个多小时,依然毫无倦态。常人眼中做企业的千头万绪,商业的枯燥或诡谲,在他看来都不值一提。这或许是兴趣使然,就像一个爱玩乐高的孩子,一心要搭建一座更新奇更宏大的城堡。

在过去的17年里,曲道奎一手创办并打造了中国最大的机器人公司——新松机器人,让中国机器人从无到有走上世界舞台,赢得了宝马、通用、福特等跨国巨头的信任。然而,这份成功并没有冲昏曲道奎的头脑,他甚至连停下来整理行囊的时间都没有,更别说为成功庆贺了。

20171130160321321.jpg

新松机器人自动化股份有限公司创始人、总裁曲道奎

“我的判断就是,机器人真正的黄金时代要来了!这将是个万亿市场!”曲道奎一只手用力向前一推,仿佛听到了战马的嘶鸣,“过去三年多,新松拼命向外扩张、布局,就是要抓住这个转折点、窗口期,全面进军这个领域!”

怀揣未竟的梦想,曲道奎身上那种时不我待的紧迫感格外浓烈。

挑战和机会都来了

是的,一场围绕机器人霸主的争夺战已经打响。而其主战场就在新松的家门口——中国。自2013年以来,中国已连续四年成为全球工业机器人的最大买家,并且数额持续攀升。2016年,中国工业机器人总销量为8.89万台,相较2015年增长26.6%。其中,国产机器人销量为2.9万台,同比增长30.9%。而按照工信部、发改委、财政部三部委联合印发的《机器人产业发展规划(2016-2020年)》,到2020年仅我国自主品牌工业机器人年产量就要达到10万台,六轴及以上工业机器人5万台以上。届时,中国将成为名副其实的超级机器人大国,其中蕴含的机会不言而喻。

201711301513525301.jpg

新松为天猫菜鸟物流开发定制的立体化仓库,可日均处理百万件商品

伴随着机器人产业热度激增,行业竞争日益加剧。近年来,各种机器人产业园如雨后春笋般在全国各地涌现,而机器人相关企业也达到了惊人的3000多家。尽管在这3000多家企业中,“只有10%的机器人企业有竞争力。”(曲道奎语)那算下来,也有300家之多。更何况,除了这些新晋竞争者,全球工业机器人领军企业——传说中的“四大家族”也早就看中了中国巨大的市场,磨刀霍霍。

“我们过去已经进行三次产能扩张,但现在看起来还不够。所以,我们正计划将在中国的工业机器人生产能力提高一倍。”2017年9月,ABB集团亚洲、中东及非洲区总裁顾纯元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中国工业机器人的需求仍未真正爆发起来。9月23日,ABB与重庆市政府签署《战略合作备忘录》,计划在重庆推广其新一代协作机器人。其实,早在2005年,ABB就在上海建立了机器人研发中心和生产基地,并将其全球机器人总部搬了过来。2016年11月,ABB中国制造的第五万台机器人下线。

同样感到“生意太好了”的还有安川。2012年3月,安川集团在中国常州开建除日本之外唯一的海外机器人工厂,次年6月投入量产。2017年7月14日,安川(中国)机器人的第三工厂建设项目正式启动。“短短四年,我们已实现月产1000台的生产能力,将年产12000台的中期计划大幅提前实现。”安川电机株式会社常务执行役员南善勝在奠基典礼现场开心地说,“预计2017年度安川整个集团将会实现前所未有的最高的集团业绩。而拉动这个业绩的正是中国的机器人事业。”

“四大家族”中的另外两家,上海发那科也于7月签署了续约协议,合资双方上海电气与发那科均表示对过去20年的婚姻生活很满意,愿意再续约30年;而德国库卡则转身投入了美的集团的怀抱,这个“车厂大户”要进军消费领域。 

2017113015265721 (1).jpg

新松智慧园启用暨向智时代出发启动仪式

放眼四周,强敌环伺。这就是曲道奎和他执掌的新松公司面临的现状。不过,曲道奎对此并不以为意,他早已习惯了这一切。事实上,这比17年前,新松公司刚刚诞生时的境遇已经好多了。那时,人们根本不相信中国人也能造出机器人,曲道奎和新松团队在开拓市场时经常遭遇各种质疑嘲讽。

“我一直强调新松要像狼一样,得敢于出击,敢于与别人碰撞。作为一个真正的武士,死,也要死在与对手PK的时候,不能吓死在家里。”17年来直面跨国巨头竞争、带领新松在夹缝中成长起来的经历,让曲道奎愈加坚毅。他的关注点不在竞争对手,而在对产业趋势的研判以及新松的布局上,关键时刻敢于亮剑,该出手时就出手!

20171130152429281.jpg

201711301538439371.jpg

新松智慧园启用暨向智时代出发启动仪式

2017年10月18日,党的十九大在北京召开。同一天,八百公里外的沈阳浑南新区彩旗招展,新松也干了一件大事:以“新起点新征程新跨越”为主题的新松智慧园启用暨向智时代出发启动仪式隆重举行。

作为中国最大的机器人产业基地,新松智慧园(已建设完成部分)占地面积17万平方米,建筑面积14万平方米。分为总部办公区和产业区,包括总部大厦、机器人展示中心、研发中心、洁净装备制造中心、数字装备制造中心、成套装备制造中心、柔性智能制造中心、大型装备制造中心等。

那一天,曲道奎特意选了一条酒红色的领带。他认为在这个时代“搞庆典没意思”,要搞就搞“形式新颖的出征仪式”。

201711301538567561.jpg

“今天既是新松智慧园的启用大会,更是向未来宣战的誓师大会。”曲道奎在当天的讲话中说,“过去十七年,新松创造了中国高科技发展的传奇,实现了国产机器人的高端应用,但昨天的辉煌不等于未来的成功。站在新起点,让我们一起将过去归零,创造盛世智时代!”

这个誓师大会让曲道奎思索良多。他选择将“新征程”翻译为New Striving而非New Journey,因为后者有旅行的意思,给人以轻松美好之感,而他想要表达的是奋斗抗争,是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意境。

你不一定知道的新松

2016年12月2日,新松公司沈阳总部迎来了一群特殊的客人。宝马集团一行40余人前来参观考察,负责工艺规划的高级副总裁Christian Dunckern也赫然在列。那么,是什么让宝马这一全球著名的豪车品牌如此兴师动众呢?

201711301435567081.jpg

宝马集团一行40余人来访,“松果”机器人与客人交流

原来,自2008年以来,新松为宝马集团提供了包括机器人冲压生产线、机器人焊接生产线、砂芯自动化物流系统、楼宇智能控制系统等多个大型关键项目,累计合同金额2亿多元人民币。不过,虽然双方一直有互访交流,但这次宝马一次性来了40多人,显然超出了普通互访的含义。

20171130143687541.jpg

与宝马集团考察团合影留念

数月后,新松公司官网登出了一则“当中国机器人邂逅宝马汽车”的消息,或许在一定程度上透露了宝马上述考察的主要意图。2017年5月,以新松工业机器人为核心打造的机器人自动涂胶系统入驻华晨宝马工厂,实现了汽车车身零部件涂胶工艺的“机器人换人”自动化改造需求。

201711301436568471.jpg

“我的身后是华晨宝马车身工厂使用新松机器人的首个项目,新松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实现了我们的需求,系统精度及涂胶质量都令人满意。”在一段有关该项目的视频中,华晨宝马控制和连接技术高级经理Christian Vogl微笑着说,“这个项目的实施对于华晨宝马与新松今后其他项目的合作是非常有利的,我们很乐意与新松再次合作,也相信新松可以取得更好的成绩。”

不只是宝马。早在2007年,新松就赢得了通用汽车的全球招标项目,一次性获得了70余台移动机器人AGV采购订单,成为通用汽车全球合作供应商。此后,陆续进入包括美国底特律核心工厂在内的通用汽车位于全球各地的工厂。

201711301437356471.jpg

新松与风神物流合作研发工厂物流无人驾驶拖车

打开新松公司官网,细心的人可能会发现,其“产品中心”、“解决方案”两个菜单下,所涉及产品和服务的丰富程度让人眼花缭乱。这其中,除了凭借其创业之初的核心产品AGV移动机器人和焊接机器人,横扫了汽车、工程机械、能源、电子电器等诸多领域外,还有一些看上去似乎和机器人无关大系统大集成的东西,比如自动化立体仓库、智能物流管理系统、数字化智能工厂、光纤激光技术、地铁综合监控系统、钻机钻井技术、3D打印系统、智慧城市、智慧生活等。

“别人觉得可能觉得关联不大,但其实我们的许多业务都有内在的关联性。开始很多人猛一看都觉得诧异,实际上就是顺其自然。”曲道奎解释说,“机器人是载体,要实现数字化、智能化,还需要强大的软实力,比如MIS系统、智能控制系统等。”

新松从成立之初就下大力气进行自主技术研发创新。事实证明,曲道奎赌对了。在新松目前获得的近百项发明专利及软件著作权中,与智能制造、智慧生活相关的就有“自动立体仓库控制装置”、“自动导航车跟踪定位检测装置”,“自动护理床人机交互系统”、“生产制造执行系统(MES)软件”等数项。而软硬件创新研发的双管齐下,一方面加速了新松原有产品的升级迭代,比如将多机器人协调调度技术、导航定位技术应用于移动机器人、工业机器人,使其更精确,性能更可靠。2016年,新松推出基于自主激光导航技术的移动机器人,已在华晨宝马、京东方、伊利等项目批量应用;另一方面,以人工智能技术为依托的服务机器人开始批量走进人们的生活中,比如医疗辅助机器人、智能陪护机器人等。

20171130151797341.jpg

2017工博会新松庞伯特乒乓球机器人新品首发

新松研发的基于钛合金丝的3D打印技术、便携激光3D打印机器人装备等,可广泛应用于航空航天、石化电力、矿山机械、模具制造、医药教育等领域,进行高强度钛合金结构件的3D打印、巨型水轮机叶轮叶片的在线智能3D打印和修复、机车车辆及轨道局部3D打印和修复等。

另一个惹人注意的是新松的智能交通系统及楼宇智能控制系统。在智能交通方面,新松不仅承接了沈阳、哈尔滨等国内城市多个地铁项目,合同金额动辄上亿元,还远销澳大利亚、南非;而其楼宇智能控制系统,正如双方互访时谈到的,已获得了宝马集团的订单认可。这些乍一看和机器人没有直接关系,但其核心都离不开计算机软件系统综合能力。

201711301457508411.jpg

新松公司设计制造的国内首条燃气表机芯装配自动化生产线

早在2012年,新松机器人(300024)发布了一则《关于获得计算机信息系统集成企业壹级资质的公告》,公告称,这一资质的获得证明公司在系统集成领域的综合实力已跻身国内领先水平,使公司可以作为合格集成商参与国内地铁综合监控系统的竞标。2016年,新松研发的数字化工厂核心软件生产制造执行系统(MES)软件获得计算机软件著作权,使其为客户打造数字化工厂的“软实力”大幅提升。 

“新松做的很多东西其实是跳出来的,看山不是山,如果就是沉溺在自己原有的业务里面,会越做越窄的。”哦,原来如此啊。当你终于恍然大悟时,曲道奎已经带领着新松进行了一个更大的布局。

在与宝马一行40多人的交流中,曲道奎表示,“新松机器人是全球机器人产品线最全的厂商,目前市值全球前三,仅次于ABB,发那科。”但从体量上来讲,新松还远不及ABB,发那科。那么,这个“产品线最全”到底是个什么来头?曲道奎又打算拿什么资源来支撑其发展壮大呢?

成长背后的逻辑

“ABB、发那科在那个年代的确是龙头,但现在转折点到了!”2017年11月7日,在上海新松的办公室里,曲道奎接受了《中国机电工业》的专访。这是一处闹中取静的场所,抬眼见翠竹,侧耳闻鸟鸣。“我觉得自己还是有点儿前瞻性的,新松三四年前就开始布局,现在已经基本成型了。”

在两个多小时的时间里,曲道奎阐释了他对当前新工业革命的理解,机器人产业的现状、未来以及新松进行了哪些战略布局。

2017113015049651.jpg

半个多世纪以来,机器人作为一个概念绝对是成功的,多少小说、电影把机器人说成了人类的救星。但是,机器人作为一个产业,可以打零分!全球这么多国家,发展了半个多世纪,迄今保有量才200万台。看看汽车产业,每年仅中国就有上千万辆,手机更不用说了,上亿部!我们对机器人有各种美好的向往和期望,为啥没做到呢?主要原因是技术不支撑。最早所谓机器人,其实就是个机械臂,抓取东西只能从A到B,这叫编程,稍微变化点地方,它就抓不着了!这就好比一个人,眼睛看不见,不会说话,不会走路,你把他放在工厂里能干啥?这就是过去机器人的惨状。可以说,前五十年,机器人就是个机器设备,并且这种机器设备和别的机器不同,它是可有可无的,在工业领域就是个配角,不是主角。

但是,现在机会来了!我的判断是,机器人真正的黄金时代要来了!为什么?首先,技术支撑了。感知系统、大数据、云计算……各种技术的进步及融合使得机器人逐渐由“机器”向“人”进化,就像一个残疾人眼睛治好了能看见了,腿儿能走路了,可以胜任越来越多的工作。借助物联网和云端,机器人之间还能交互,过去不能完成的任务可以完成了。其次,制造模式变了,个性化定制直接逆转了生产模式,使得过去那种大规模、批量化的刚性制造模式不可持续,灵活的、柔性的智能化生产大行其道,这就要求网络化、数字化等,传统设备无法适应,只能由机器人来完成。机器人从过去生产要素中可有可无的配角一跃成了主角。市场来了!再加上劳动力短缺、人力成本上涨等,加速了这个进程。前50年,机器人替代率全球均值是0.68%,未来五到十年,替代率有望达到50%,想想看,这个市场有多大啊!

这就是为什么新松要全面进军这个领域!那么,接下来怎么做呢?在这个新工业革命、数字化、网络化的时代,领军企业、龙头企业一定要“整合外部资源,打造开放平台”,不能固守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否则企业会越做越窄,活不下去的。按照这个思路,新松进行了两个大的布局:

201711301433325901.jpg

新松智慧园数字化车间一角

首先,在组织架构上,我们做了一个“3+N+M”的布局。“3”是三个总部:沈阳是国内总部,上海是国际总部,北京是投资总部;“N”是在全国建立的n个区域总部,杭州、青岛、西安、武汉、成都、广州……每个区域总部几乎又是一个小的生态系统,按照创新、金融、产业、教育“四位一体”来发展。“M”是在每个区域总部下,建立不同的工程应用、服务子公司,形成业务支撑点。“N”个区域总部基本是全资子公司,“M”则有的控股有的参股,合作伙伴一起做,把资源拉进来,各得其所。

中国太大了,我们必须去中心化,贴近市场,快速反应。也只有贴近市场,才能把当地资源对接进来——和各级地方政府一起,培育当地的新兴战略性产业。否则就只能是一个买卖东西的过程。4.0时代的企业经营模式不能是单一的销售模式,而应是一种资源集聚模式,要往外卖,同时要拉进来。新松早期就像个太阳,不管全国多大,就在沈阳。可是机器人的大部分市场在南方,不在北方呀!经过这些年的拼命扩张,可以说,新松虽然生在东北,但已经完全适应了南方气候。

201711301457132871.jpg

新松推出首款基于云计算的学习型养老机器人——新松家宝

其次,新松对业务架构也进行了梳理,形成了“4+2”的布局。“4”就是四大业务板块,“2”是金融、创新两大平台。哪四大业务板块呢?

一是工业4.0板块,我国叫智能制造,这和传统的机械制造完全是两个概念,以工业机器人、移动机器人、洁净机器人为主,再加上智能物流、仓储系统、MES(生产过程执行系统)等,为企业客户提供行业解决方案,打造数字化车间、数字化工厂,新松已经从硬件到软件,从核心部件到核心系统,完全把整个产业链打通了。

二是国防安全板块,这个是新松近几年新发展起来的,后劲儿太大了!恰好全球国防正在向“无人化”大转型,和工业4.0类似,也要智能化、网络化、数字化,并且比工业领域要求更迫切。美国的机器人主要应用在国防、医疗领域,市场空间很大。新松把这块抓住了,我们的特种机器人已经获得了多个上亿元的订单。

三是消费服务板块,医疗、养老、助残、家用、社会公共服务……我常说,服务机器人没有天花板!今年是零,明年可能哗哗几百万台!后年可能又清零了重新来,消费永远是更新的,不像工业品。中国有2.2亿老年人,1亿残疾人,并且还在加速进入老龄化社会,养老、助残会是很大的社会负担。今年8月,新松在2017世界机器人大会上推出了松康床椅机器人,10月又在沈阳老博会上推出了一款基于云计算的学习型养老机器人——新松家宝,这些东西一旦爆发,需求量是工业领域没法比的。

四是教育板块,新松不单单提供产品、技术,我们还提供人才。为了打造这个板块,新松收购了德国百年教育机构陶特洛夫学院,它是德国机械工程方面最为专业的再教育培训机构之一。我们成立了中德新松教育集团,和国内相关机构联手办学校、培训中心,培育面向智能制造、工业4.0的高端技能人才。目前许多学校培养的技能还是针对3.0以前的,车工、铣工等,4.0时代不需要这些,需要的是智能物流、机器人编程等新技能。另外,随着大量的机器人进入数字化工厂,许多人会下岗、转岗,这时,我们可以通过这些机构对他们重新培训,帮助他们再次就业。就像我在参加《开讲啦》节目时说的,新松就像一个武士,一手拿着利剑,劈开道路;一手拎着药箱,治病疗伤。此外,新松还与东北大学合作,成立了中国第一家机器人科学与工程学院,本硕博统招,培养高端研发人才。下一步还打算和中国科学院合作,在沈阳建立机器人学研究生院。

201711301433156541.jpg

新松智慧园数字化车间一角

为了支撑上述四大板块,我们搭建了两大平台:创新平台和金融平台。新松的组织架构就是个创新,我们有2000多人的研发团队,75%的员工是技术人员。目前,新松在沈阳有中央研究院,在上海有高端研究院,在广州有中以联合研究院……将来还要建一批。这些研究院、创新中心有些是新松自己的,有些是和科研院所等共建的。这个年代,千万别就靠自身资源发展,所有才所用,那样太局限了!另外,金融平台。现在我对资本主义的理解越来越透彻了,干啥都离不开钱,而且是大钱!资本是在企业发展中起主导作用的要素之一。所以,新松要通过打造金融平台,实现创新研发、产业投资、收购兼并、整合资源等。我们已经投资设立了北京新松机器人投资有限公司、沈阳新松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等,接下来还要打造若干投资公司、百亿基金。

20171130153461901.jpg

与投资基金相应的,是新松打造的国内首个机器人创客空间——星智汇,这是一个为机器人创业者打造的集技术、市场、资本为一体的创业服务平台,其举办的“星创师智能创业大赛”自2015年以来已连续举办三届。以“In科技,创未来”为口号的2017星创师智能创业大赛联合了全球近90家行业协会、孵化器、产业园、投资机构等,共收到全球546个智能科技领域的项目参赛,涉及人工智能、大数据、云平台、工业机器人、服务机器人、可穿戴设备、VR/AR、个人智能产品、智能家居、智慧养老等近30个领域。九月份赛季结束时,共有近20个项目获得大赛投资机构的签约意向。

再踏新征程

新松公司创业17年,曲道奎和机器人结缘却已经34年了。1983年,曲道奎考入中科院沈阳自动化研究所,师从蒋新松,从此和机器人结下了不解之缘。

作为蒋新松早期的弟子,曲道奎从蒋新松身上不仅学到了当时机器人领域最权威的、最系统的知识,更是传承了一种思维方式、做事方式以及科学精神:在科研探索中,敢为天下先,不服输不怕输,有大局观,有韧劲。在进行机器人的研究与学习中,曲道奎的认知发生了颠覆,将自己的兴趣爱好上升到国家责任,直到后来创办新松,坚定了产业报国的强烈信念。

岁月荏苒,商海沉浮。1993年,赤子追梦——完成课题研究,婉拒德国导师的挽留,毅然回国;2000年创办新松公司,“蓝顶商人”闯市场,大半年没有拿到像样的订单;2007年,美国通用汽车全球采购一举中标,改写机器人出口的历史;2003年、2007年两次冲刺资本市场未果,顶着巨大的压力,2009年成功登陆创业板,机器人第一股就此诞生……伤痕是上帝给勇士的勋章。那些没能杀死你的,只会让你更强大。

彼时,曲道奎用赤子之心承时代重托,使新松从行业领先到领导;此时,登“时代广场”,响当当的中国机器人成为面向世界的国家名片。曲道奎掌舵下的新松机器人更是中国实业报国的楷模典范,是《中国制造2025》关键支撑。但每每面对媒体,曲道奎几乎从不主动回溯他那辉煌的成绩和过去。在他看来,凡是过往,皆为序章。“属于我的,属于新松的最好的成绩,是现在,是未来。”曲道奎自信的说。

然而,2017年,在恩师辞世20周年之际,在带领新松向智时代出发的时刻,曲道奎却破天荒的对过去进行了总结:

千里归来,仍少年。

那短短的、富有诗意的七个字,暗合了曲道奎的心声:不忘初心,壮志未酬。是的,他和新松要一直往前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