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社新媒体专线:机器人世界的“听风者”“追风者”“捕风者”,他们是谁?

关键字导读: 新华社 机器人 专线

描述:九天揽明月,五洋缚苍龙。 在中国飞天探海的逐梦之旅中,有这样一群幕后英雄——

原标题:海阔天空追梦人——中科院沈阳自动化研究所科研团队创新实录

九天揽明月,五洋缚苍龙。

在中国飞天探海的逐梦之旅中,有这样一群幕后英雄——

他们研发的控制系统,为“蛟龙”号装配了大脑;他们研制的“海斗”,使中国成为继美国、日本之后世界上第三个拥有万米级水下机器人的国家;他们提供的空间视觉技术,在天宫二号上精确引导着机械臂圆满完成抓取、拆卸等试验任务。

不忘一颗“初心”——他们是永怀国家责任的先锋,不断创造科技传奇

三月的西北印度洋,碧海蓝天。“蛟龙”号载人潜水器身上的五星红旗,辉映于海天之际,如同一颗跳动的心。

沈阳自动化所是“蛟龙”号大脑的研发者。在中国工程院院士封锡盛看来,为蛟龙装上大脑、研制天宫二号机械臂手眼视觉系统,不是石猴出世,也不是靠“拿来主义”,凭的是一颗为国奋斗追逐梦想的心。

2010年7月6日,”蛟龙“号载人潜水器在太平洋海试。(沈阳自动化所提供)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上世纪80年代初,英国北海油田。一群中国的技术人员目睹了钻井平台机器人深潜作业的场景,大开眼界也深受刺激:“我们什么时候能有这样的机器人啊?”

那时候,机器人在中国尚是冷门。“中国研发水下机器人势在必行!”时任沈阳自动化所所长的蒋新松毅然将机器人定为全所的主攻方向。正如探索太空需要火箭和卫星,探索海洋一定需要水下机器人。

我国首台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大负载真空机械手在沈阳新松机器人自动化股份有限公司研制成功。这款机器最大负载达到15公斤。(2013年4月22日摄)新华社记者 姚剑锋 摄

1985年12月12日,一个载入史册的日子。沈阳自动化所联合国内有关单位合作研发的“海人一号”水下机器人,在大连旅顺下潜60米,首航成功!

这是中国第一台遥控水下机器人。

从此,蒋新松带领全所“拼”字当头,不舍昼夜……蒋新松用生命诠释了一颗初心。1997年3月,他倒在工作岗位上。办公桌上,一篇他去世前一天修改的研究报告墨迹未干……

蒋新松走了,他未竟的事业薪火相传——封锡盛、王越超、曲道奎等一批人才脱颖而出,成为机器人与人工智能领域的带头人。

蒋新松院士(资料照片)。(沈阳自动化所供图)

他们的机器人家族已“儿孙满堂”。水下拥有蛟龙、潜龙、探索等多个系列,形成了载人和无人兼备,全海深、长航程的探测能力;在地面、空中、航天、南北极科考等领域也全面开花,创造了20多项国内“第一”。

今天,人们都在叹服当年蒋新松的眼光。现任所长于海斌说,造就这种眼光的是责任和忠诚。“如果什么赚钱做什么,那么国家战略由谁来服务呢?”

“服务国家需要”——简单几个字,分量却重如千钧。

沈阳自动化所所长于海斌(资料照片)。(沈阳自动化所供图)

在沈阳自动化所,没有空谈者,只有实干家。有人耐不住清苦走了,更多人留了下来,还有新鲜血液不断注入,他们都是为了心底的那抹红色。

有多大担当才能干多大事业,尽多大责任才能有多大成就。从陈景润到蒋筑英,从邓稼先到蒋新松……正因为有这样一批扛起国家责任的人前赴后继,中华民族复兴的车轮才得以滚滚向前。

上图为上世纪80年代沈阳自动化研究所的外观图,下图为2016年沈阳自动化所航拍图。(沈阳自动化所提供)

秉持一份耐心——他们就像士兵坚守自己的阵地,以十年磨一剑的坚韧赢得未来

从零的突破到跻身世界先进行列,从名不见经传的科研小所,到“中国机器人城堡”,他们是怎样做到的?

“伟大的作品不是靠力量,而是靠坚持来完成的。”英国作家塞缪尔·约翰逊的一句名言,也许就是答案。

1982年,沈阳自动化所研制出第一台工业机器人样机,通体乳白。从此,白色成了他们的偏爱。

纯净的白色所透出的,正是他们内心的冷静与坚韧。

沈阳新松机器人公司在研究平台测试服务机器人(2016年12月6日摄)。新华社记者 姚剑锋 摄

30多年前,沈阳自动化所起步之时,人们并不看好这个行业。如今,沈阳自动化所“功成名就”,但科研人员“旧习”未改,比如“翻墙”。

“所里超过规定时间要锁大门,大家为了多加班就翻墙进出。”时任所长的王天然院士也翻墙,而且翻得特别溜儿。外面人看见了就指着喊:“瞧,所长翻墙!”

翻墙加班,至于吗?“工作像赛跑,起步晚了,能不加油追吗?”“80后”工程师徐春晖说,“今天我们吃的苦,将来都会成为国家的财富。”

水下机器人是攻关重点,水上试验是家常便饭,有的人一年里有100多天在湖里、海上漂着,无论寒冬暑夏。

副研究员赵宏宇就是一个。女儿一岁多时,爱人指着墙上的结婚照片教她认爸爸。等到他海试回来,问女儿谁是爸爸啊?小姑娘愣了愣神,还是指着墙上的照片……

科学哪有捷径?一次成功的背后,要付出多少坚守与执着!从最初的“海人一号”,到去年闯入马里亚纳海沟“海斗”号,沈阳自动化所用了31年,将深度推进到了10767米。

2016年7月18日,海斗自主遥控水下机器人在西太平洋进行下潜实验。(沈阳自动化所提供)

马里亚纳海沟,曾是人类的禁区。要踏破这个禁区,首要难关是万米水深之下110兆帕的海水压力,这意味着每平方米的面积上需承受超1万吨的压力。

“海斗”项目组历经数百次压力测试,终于找到了利用补偿式承压密封原理,实现整机系统在万米压力下可靠有效工作的办法。

“ 海斗 是站在几代水下机器人的肩膀上诞生的。”“海斗”项目负责人李一平说,“海斗”之前连续研发了14年,产生了4种相近类型的机器人。

2016年7月18日,“海斗”成功下潜至万米后返回甲板。(沈阳自动化所提供)

创新就像跑马拉松,拼的是毅力和耐力,考验的是耐心与恒心。沈阳自动化所的故事正是最好的证明——锲而不舍,金石可镂!

从沈阳自动化所身上,我们看到一种守得云开见月明的耐心、一颗为科学不离不弃的痴心、一种有为事业甘愿付出乐在其中的冰心。这正是成功的真谛!

抱定一种信心——他们就像争流舟楫上的水手,在攻坚克难中不断超越

与工业机器人不同,在水下工作的“海斗”们身披的是黄色战袍——茫茫大海上,鲜艳的亮色在阳光照耀下十分醒目。

黄,是一种视觉冲击力很强的颜色。而研发水下机器人需要极具冲击力的自信和勇气。

或者创新,或者消亡。在技术推动型产业,再也没有比成功消失得更快的了。中国机器人的成功之路不是复制粘贴而来,而是靠不断创新突破铺就的。

沈阳自动化所纳米实验室的科研人员在进行纳米机器人研究(2016年12月7日摄)。新华社记者 姚剑锋 摄

上世纪80年代,沈阳自动化所经过两年多努力,研制出中国首台工业机器人。

这台机器人外形像只鸭子,仅能通过液压驱动自主地抬起手臂。“它精度很差,派不上用场,却是中国机器人的一次突破。”王天然说,“毕竟我们迈出了这一步!”

后来,他们投入1500万元从国外引进机器人本体,加上自主研发的控制器,造出了10台工业机器人。在那个年代,他们的举动可是冒着“倾家荡产”的风险的。

沈阳自动化所科研人员在测试一款研制阶段的医疗手术机器人(2015年7月30日摄)。新华社记者 姚剑锋 摄

从无到有,从粗到精,沈阳自动化所筚路蓝缕,闯出了一片广阔天地。

他们研发的胶囊机器人,可以在人类的指挥下替代常规胃镜,解除病人痛苦;终端执行器仅有头发丝万分之一的纳米机器人,将在癌症的靶向治疗过程中用来操作给药……

在突破技术瓶颈的同时,他们也在不断突破自我。

2013年10月11日,“潜龙一号”无人无缆潜水器进行海下测试后出水情景。新华社发(沈阳自动化所供图)

30多年来,沈阳自动化所跨越了“三重门”:起步时不过是门外汉,只是机器人世界中的一名“听风者”;在学习中追赶,在创新中突破,“追风者”的脚步越来越快;如今作为“捕风者”,引领着中国机器人的未来征途。

监制:王振宏、钱彤

记者:徐扬、王莹、石庆伟、彭卓

视频:姚剑锋、徐扬、王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