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机器人》:对智能时代的文学解读

关键字导读: 中国 机器人 智能

描述:辽宁日报 高爽--近年来,关于互联网思维、大数据、人工智能的图书层出不穷,但以文学的形式对人工智能和智能制造领域进行描述的却并不多见。“中国智造的扛鼎之作”“最好的中国故事”——刚一面世就获得高度赞誉

辽宁日报/高爽--近年来,关于互联网思维、大数据、人工智能的图书层出不穷,但以文学的形式对人工智能和智能制造领域进行描述的却并不多见。“中国智造的扛鼎之作”“最好的中国故事”——刚一面世就获得高度赞誉,无疑让首部以中国机器人行业的发展为主题的长篇报告文学《中国机器人》具有了现象级作品的意义。

微信图片_20170425075832.png

最初,把外来语robot翻译成“机器人”而不是“智能机”或其他,也许只是一个阴差阳错,但也因此赋予了这个名词以很多文学的想象,从此,大多数外行人头脑中的机器人与人的形象产生了紧密的关联,让这个原本只属于科研和生产领域的技术引起了社会大众的普遍兴趣。

我国首部关于中国机器人发展历程的图书也选择了长篇报告文学这一体裁,将机器人与它们的研发者共同置于文学的视角下来描述。

科技与文学的这两次结合,不得不说是一个有趣的巧合。

2016年底,长篇报告文学《中国机器人》一书由辽宁人民出版社正式出版。在一个多月之后的2017北京图书订货会上,该书引发了出版界和科技界的强烈关注,科技界把它看作是“中国智造的扛鼎之作”,而文学界则评价其是“最好的中国故事”。

这是一部什么样的作品?怎么看待它所引发的社会反响和持续效应?

以拓荒者为样本的科学家群像素描

展读这本《中国机器人》,第一个没想到的就是:作为当今世界高科技领域的“显学”,中国机器人学的开端,是从先进国家对中国实行技术封锁,没有教材、没有书本,只靠“中国机器人之父”蒋新松从国际学术会议上拿回来的有限的论文集和会议资料开始的。

这也是这本书的一个主基调,那就是把一个纯科研领域的话题置于一个深厚的历史大背景中来观照,将机器人的研发过程与中国知识分子始终如一的爱国、担当、艰苦奋斗这些独特的精神气质交融在一起。

新中国成立之初,毛泽东曾说:“现在我们能造什么?能造桌子椅子,能造茶壶茶碗,能种粮食,还能磨成面粉,还能造纸,但是,一辆汽车、一架飞机、一辆坦克、一辆拖拉机都不能造。”这是“国产化”的首次提出,也几乎可以说是一直困扰新中国工业发展的重大问题。改革开放30多年来,我国在制造业水平上有了极大提升,中国制造已经成了一个响当当的中国符号。在这个异常艰难、曲折的过程中,无数优秀的企业领导者和基层技术人员做出了巨大的贡献。蒋新松和他的同事、学生们“为国家的科学事业,活着干,死了算”,以及他的那句名言——“科学工作是没有8 小时工作制的。如果一个人对社会什么贡献也没有,就是长寿有什么用”,让人看到了几代科研工作者对机器人事业的痴迷和执着,也让人看到了作为这一产业的拓荒者和继承者们的远见、胆识和创新创业的精神。

正如文学评论家白烨所说:“《中国机器人》大力书写了机器人科学家为了‘争气’的竞技——把追赶世界先进科学技术、改变我国科技落后的面貌作为无尽的压力和无穷的动力,从而使机器人的研发与制造,超越了科技与技术的层面,而卓具强国梦、中国梦的重大意义。”

以新松为蓝本的中国机器人发展史

美国著名作家、被看作是“网络文化”的发言人和观察者的凯文·凯利有一句名言:人类科技发展到今天,有智能手机是必然的,但有iPhone则不一定。规律性与偶然性的交织,是科技发展史中最令人着迷之处。由此也可以引申出这样的话:中国有机器人是必然的,有新松机器人则是偶然的。将这一必然与偶然完整地呈现出来,是《中国机器人》一书的独特与巧妙之处。

“新松”,既是中国机器人学的奠基者、我国已故著名科学家蒋新松院士的名字,同时也是我国第一家在创业板上市的机器人企业、沈阳新松机器人股份有限公司的名字。蒋新松是辽宁科研工作者的骄傲,新松机器人更是代表着辽宁高新技术产业特别是智能制造产业的标志和符号。作为中国机器人产业的领头羊,新松公司从研发、产品创新再到产业化都已经走在了世界的前列。可以说,一部中国机器人的发展史,就是一部以新松机器人的发展壮大为主干的产业成长史。

究竟什么是机器人?这家位于沈阳市浑南区的机器人产业园里又发生了什么样的故事?让人既感神秘又兴味无穷。《中国机器人》一书无疑成为揭开这些神秘的一把钥匙。

回顾这本书的创作过程,辽宁人民出版社社长张东平介绍说:“《中国机器人》被列入中国作协2016年度重点扶持项目,能够承担这部书的出版任务,辽宁人民出版社倍感荣幸,同时也深感责任重大。我们希望将这部书打造成全面反映中国机器人事业发展的史诗性作品,打造成深情书写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具有深刻社会影响力和文学感染力的时代精品力作。”

该书的作者为近年来在报告文学界颇有影响、较为活跃的王鸿鹏和马娜。他们用了半年的时间深入沈阳新松机器人公司体验生活,细致采访,并走访了数十位相关方面的专家学者搜集素材,体现出了扎实的工作作风和严谨的工作态度。展读此书,构思精巧,文字生动鲜活,创作者通过切身体验,将自己的思考与情感带入其中,消弭了写作者与受众之间的距离感,读来极具感染力。

微信图片_20170425075841.png

最初,把外来语robot翻译成“机器人”而不是“智能机”或其他,也许只是一个阴差阳错,但也因此赋予了这个名词以很多文学的想象,从此,大多数外行人头脑中的机器人与人的形象产生了紧密的关联,让这个原本只属于科研和生产领域的技术引起了社会大众的普遍兴趣。

我国首部关于中国机器人发展历程的图书也选择了长篇报告文学这一体裁,将机器人与它们的研发者共同置于文学的视角下来描述。

科技与文学的这两次结合,不得不说是一个有趣的巧合。

2016年底,长篇报告文学《中国机器人》一书由辽宁人民出版社正式出版。在一个多月之后的2017北京图书订货会上,该书引发了出版界和科技界的强烈关注,科技界把它看作是“中国智造的扛鼎之作”,而文学界则评价其是“最好的中国故事”。

这是一部什么样的作品?怎么看待它所引发的社会反响和持续效应?

以拓荒者为样本的科学家群像素描

展读这本《中国机器人》,第一个没想到的就是:作为当今世界高科技领域的“显学”,中国机器人学的开端,是从先进国家对中国实行技术封锁,没有教材、没有书本,只靠“中国机器人之父”蒋新松从国际学术会议上拿回来的有限的论文集和会议资料开始的。

这也是这本书的一个主基调,那就是把一个纯科研领域的话题置于一个深厚的历史大背景中来观照,将机器人的研发过程与中国知识分子始终如一的爱国、担当、艰苦奋斗这些独特的精神气质交融在一起。

新中国成立之初,毛泽东曾说:“现在我们能造什么?能造桌子椅子,能造茶壶茶碗,能种粮食,还能磨成面粉,还能造纸,但是,一辆汽车、一架飞机、一辆坦克、一辆拖拉机都不能造。”这是“国产化”的首次提出,也几乎可以说是一直困扰新中国工业发展的重大问题。改革开放30多年来,我国在制造业水平上有了极大提升,中国制造已经成了一个响当当的中国符号。在这个异常艰难、曲折的过程中,无数优秀的企业领导者和基层技术人员做出了巨大的贡献。蒋新松和他的同事、学生们“为国家的科学事业,活着干,死了算”,以及他的那句名言——“科学工作是没有8 小时工作制的。如果一个人对社会什么贡献也没有,就是长寿有什么用”,让人看到了几代科研工作者对机器人事业的痴迷和执着,也让人看到了作为这一产业的拓荒者和继承者们的远见、胆识和创新创业的精神。

正如文学评论家白烨所说:“《中国机器人》大力书写了机器人科学家为了‘争气’的竞技——把追赶世界先进科学技术、改变我国科技落后的面貌作为无尽的压力和无穷的动力,从而使机器人的研发与制造,超越了科技与技术的层面,而卓具强国梦、中国梦的重大意义。”

以新松为蓝本的中国机器人发展史

美国著名作家、被看作是“网络文化”的发言人和观察者的凯文·凯利有一句名言:人类科技发展到今天,有智能手机是必然的,但有iPhone则不一定。规律性与偶然性的交织,是科技发展史中最令人着迷之处。由此也可以引申出这样的话:中国有机器人是必然的,有新松机器人则是偶然的。将这一必然与偶然完整地呈现出来,是《中国机器人》一书的独特与巧妙之处。

“新松”,既是中国机器人学的奠基者、我国已故著名科学家蒋新松院士的名字,同时也是我国第一家在创业板上市的机器人企业、沈阳新松机器人股份有限公司的名字。蒋新松是辽宁科研工作者的骄傲,新松机器人更是代表着辽宁高新技术产业特别是智能制造产业的标志和符号。作为中国机器人产业的领头羊,新松公司从研发、产品创新再到产业化都已经走在了世界的前列。可以说,一部中国机器人的发展史,就是一部以新松机器人的发展壮大为主干的产业成长史。

究竟什么是机器人?这家位于沈阳市浑南区的机器人产业园里又发生了什么样的故事?让人既感神秘又兴味无穷。《中国机器人》一书无疑成为揭开这些神秘的一把钥匙。

回顾这本书的创作过程,辽宁人民出版社社长张东平介绍说:“《中国机器人》被列入中国作协2016年度重点扶持项目,能够承担这部书的出版任务,辽宁人民出版社倍感荣幸,同时也深感责任重大。我们希望将这部书打造成全面反映中国机器人事业发展的史诗性作品,打造成深情书写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具有深刻社会影响力和文学感染力的时代精品力作。”

该书的作者为近年来在报告文学界颇有影响、较为活跃的王鸿鹏和马娜。他们用了半年的时间深入沈阳新松机器人公司体验生活,细致采访,并走访了数十位相关方面的专家学者搜集素材,体现出了扎实的工作作风和严谨的工作态度。展读此书,构思精巧,文字生动鲜活,创作者通过切身体验,将自己的思考与情感带入其中,消弭了写作者与受众之间的距离感,读来极具感染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