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松公司总裁曲道奎与南开大学校长龚克共话机器人与人工智能

关键字导读:

描述:近日,新松公司总裁曲道奎亲赴天津广播电视台,参与录制国内首档人工智能领域电视栏目《超级智能》,与栏目主持人——南开大学校长龚克先生在国内首个无人操控的全IP演播室共同探讨机器人与人工智能。

近日,新松公司总裁曲道奎亲赴天津广播电视台,参与录制国内首档人工智能领域电视栏目《超级智能》,与栏目主持人——南开大学校长龚克先生在国内首个无人操控的全IP演播室共同探讨机器人与人工智能。以下为节目视频:

龚克:欢迎曲总做客《超级智能》,我们刚才通过一个视频小片了解新松公司研发的最新的机器人产品,麻烦曲总给大家详细介绍一下。

曲道奎:好的。总体来讲,机器人按照应用领域,可以分为三大类机器人,每一类都有自己的特征,又分成一些子类。

第一类是大家熟悉的制造业机器人,制造业机器人也分为三类:工业机器人、洁净机器人、移动机器人。工业机器人就是用在制造业里的通用型工业机器人;另外,用在洁净环境下的洁净机器人(clean room robot),像是芯片制造、平板显示、生化制药、生命科学这种在超净或者真空这种特定作业环境使用的,属于制造业里较为高端的机器人。这类机器人更多的是一个工业机械臂来完成我们人类胳膊或者手臂的一种操作功能。第三类是移动机器人,完成物流输送搬运工作。

机器人的第二大类是特种机器人,应用于航空航天、深海、核电这种“生命禁区”的特定环境,近几年发展非常迅猛。

第三大类是服务机器人。这类机器人跟我们的日常生活和消费息息相关,也分为两大类。这里面有消费类服务机器人,例如陪伴、教育;另一类叫专业服务机器人,比如医疗健康等。

1519605274296892.jpg

动图:韩国平昌冬奥会闭幕式“北京八分钟”上,新松24台智能移动机器人跟24个舞蹈演员,16套舞蹈动作加上声光电实现了一个完美的融合和配合,体现了一个高科技的科技盛宴;

1537347950791687.gif

动图:新松双臂协作机器人制作咖啡;

微信图片_20190301154920.gif

动图:新松第二代庞伯特机器人既有数字环境下的决策,又多了一块物理实现过程;

在视频里看到的庞伯特,双臂协作机器人等属于新一代机器人。新一代机器人最大特征。是不单单具有物理机械装备,更将网络、传感、数据、人工智能等最新的技术要素融合到一起,从而使机器人智能提高,能感知外部环境目标的变化,连接网络和大数据的这种机器人,我们称之为新一代机器人,这也是机器人2.0时代的一个开始。

现在,对于中国机器人产业来说,发展新一代机器人是一个很好的时机。传统的机器人属性上还是一种高端的机械设备,所以我们衡量的指标是对高端装备的衡量指标:速度、精度、负载能力、可靠性。新一代机器人更多的要强调智能,包括作业的灵巧能力,新一代机器人属性已经由机器向人进化。

龚克:说起新一代机器人,我们与国际相比优势在哪里?作为国内领军企业,新松的产品目前处于什么阶段?

曲道奎:传统的工业机器人,国外研发时间早于我们,近年来,随着产业的快速发展,中国工业机器人已经有了很大的提高和进步,但是由于开始研发时间落后、应用经验较少等问题,整体水平上,中国工业机器人仍与国外相比有一定的差距。但是新一代机器人的属性不同,其技术是颠覆式的,它已经脱离了机器设备的属性,是智能化的将网络、人工智能、大数据等技术相融合。这些技术对国内外全球行业来讲都是一个新的技术,所以说新一代机器人研发全球同步。同时,全球范围内,网络、大数据、感知智能等技术全球水平一致,不仅如此,以新松为代表的中国机器人技术很多与国外持平,比如说,新松机械手,从大体看来,结构没有太大变化,还是六个自由度,但是已经融合各种感知控制,像是力感知、视觉,具备自主抓取、自主编程、环境自适应等功能,目前已经达到国外同等水平;不仅如此,某些领域我们实际已经在走在国际前端,比如说移动机器人,无论是在技术还是市场上,新松一直保持国际领先。在洁净机器人领域,新松打破国外垄断,填补国内空白;我们的庞伯特乒乓球机器人、协作机器人、复合机器人已经走在国际前列,所以研发新一代机器人,我们完全有能力,也有条件,使中国机器人在这一领域超越国外龙头企业,实现跨越发展。

龚克:人机协同技术有哪些难点?现在发展到哪个阶段了?

曲道奎:现在社会几大技术正在改变机器人未来发展的趋势。首先是信息电子技术。过去芯片的控制能力、计算机的计算能力、存储能力都比较低,无法完成高精度的、on-line控制。现在芯片发展一日千里,曾经无法实现的复杂算法、控制手段等等,现在通过一枚小小的芯片都可以实现。

另外一个技术的突破就是感知系统,像人类一样实现协作协同,首先要对环境、对目标对象有了解和获取信息、知识的过程。通过力感知、视觉等技术实现感知,完成精密操作。

同时,云端大数据帮助机器人与网络连接,打破孤岛。以及AI人工智能的深度学习,智能算法等已经普遍应用于机器人领域,使机器人的智能化能力也在逐渐提高,因为这些新的技术的突破带来了机器人整体技术的一个发展,促使机器人2.0时代到来。

龚克:机器人发展过程中面临的技术难点?有哪些问题?

曲道奎:机器人发展一直存在一个巨大挑战,就是莫拉维克悖论。机器人从技术来讲,我们分为两大体系,一是物理体系,或者我们叫执行体系,那么另外一个是cyber.两大体系都处于向前发展的关键转折点上。

从信息技术来说,机器人通过感知、传感技术,使得智能有了非常大的提升和跨越。在需要大量计算,数据分析,有逻辑规则的领域,机器人已经超越人类,比如下棋,医疗器械诊断;以及视觉识别,机器人的眼睛识别精准度、速度、力矩比人类高出许多;所以在信息技术上,水平发展很高。

现在最大的问题在哪?就是在物理操作和物理实现层面,出现瓶颈。我们知道一个人类小孩两三岁,上下肢的灵活和奔跑行走能力就很好了,这是人类生长的本能,但是,这一层面对机器人来说还是非常困难的,目前世界上最好的机器人技术在这一领域也是与人类有差距的,要想突破这个瓶颈,未来需要机器人在材料结构,包括控制方式、控制方法、传动方式需要有一个巨大的改进和提升。

龚克:曲总给我们介绍一下,机器人发展情况。

曲道奎:2000年开始,机器人在全球进入快速发展期。从2008年开始,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大部分领域处于滞缓状态,但是全球机器人市场在08年开始快速发展,逆势而上,平均增长率15%-16%。中国从2013年开始,连续五年成为全球最大的机器人市场,平均增长率30%,2017年创新高,达到60%,而2018年下滑。中国成为全球机器人最大市场,很重要原因是,从2000年以后,中国成为全球制造工厂,国际大企业将制造中心、制造重点转移到中国,中国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另外一个方面,同一时间,中国汽车工业发展进入高速发展阶段,整个制造模式转型升级,由过去劳动密集型逐渐转移为技术密集。

五年多的时间,中国机器人企业如雨后春笋般由原来的几十家,到现在的8000家(据不完全统计),这个数据从另一角度反应了中国市场对机器人的需求,促使机器人市场“爆发”,也反映了中国整个制造业的转型升级,中国制造模式已经由劳动密集型转变为技术主导,中国抓住机遇,已经迎头赶上全球经济发展,中国机器人企业也抓住了机遇,从追赶,到比肩,到超越。

龚克:中国机器人发展到现在取得很瞩目的成绩,新松作为中国机器人龙头企业,有着很深厚的技术积淀,我了解这也是得益于您的导师,蒋新松院士当时的战略部署,请曲总给我们讲一下中国机器人产业奠基人——蒋新松院士。

曲道奎:说到中国机器人发展取得的成绩,一定要说中国机器人之父,我的老师蒋新松院士。他以战略科学家的远见卓识,提出了我国自动化研究领域人工智能和机器人与CIMS系统两大目标,取得飞速发展。作为中国人工智能与机器人研究的开拓者之一,领导并成功主持了一系列工业机器人和水下机器人的研制;他参与国家“863”计划的制定,确立了自动化领域的发展战略并组织实施,他领导并成功主持了“探索者-1号”潜深1000米无缆自动水下机器人和“CR-01号”潜深6000米无缆自治水下机器人的研制,把我国水下机器人研制推向世界一流水平,为深海探测提供重要手段;他重视人才、珍惜人才,以战略家的胆识和科学家的技术,开创了中国机器人产业化的历程,为中国机器人产业发展奠定了强有力的技术及人才基础。

新松公司就是为了纪念我的导师——蒋新松院士。2018年是新松成立的第十八年,新松从零开始,从小到大,由弱变强,成为全球机器人市值前三企业,也是全球产品线最全的企业。如今,新松产品已累计出口30多个国家和地区,为全球3000余家国际企业提供产业升级服务。其中,工业机器人在国民经济重要领域广泛应用;移动机器人全球综合竞争力强劲突出;洁净(真空)机器人打破国外技术封锁,填补中国在该领域的空白;服务机器人业已销往海内外,形成了全智能产品及工业4.0整体解决方案独有优势。

龚克:现在机器人在生产制造的过程中,它会创造很多新的工作岗位,未来越来越多就业岗位跟机器人相关。请曲总给大学生一些建议,他们未来在这方面应该做好哪些准备?

曲道奎: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到来,引申出一个新的问题,前三次工业革命,特别在制造业领域,很多工作岗位被新技术和机器设备取代,但同时又创造了更多的就业机会,但是这次工业革命和前三次最大的区别是,将不会再创造更多的工作机会(岗位)。原因就是前三次工业革命,机器设备更多的是替代人类的肌肉力量(劳动密集型),但是第四次工业革命不单单是个肌肉力量的替代,更多的是具有大数据分析、计算的智能替代。从现在的趋势来看,未来的制造业的中低端的劳动力,将由智能机器人全面替代。好处是,制造智能、生产优化了、效率提高了,但是在中低端领域的就业机会和岗位将会越来越少。

因此我建议大学生,要真正扎扎实实学好基础知识,更好的适应机器人相关岗位,比如说编程操作、生产规划调度,人类在生产中将真正发挥智慧能力,而力量劳动型工作完全由机器人承担,人类成为生产要素的管理者。

龚克:新松在天津的发展也是很快的,已经有两个公司扎根天津,一个是在中关村科技园,一个是在空港开发区。您介绍一下新松在天津的布局。

曲道奎:空港开发区将作为新松公司整体工业集群的研发创新、生产基地。我们想充分利用天津,像南开、天大在人才研发创新方面的优势,与地区高校共建研发中心,在机器人、人工智能方面进行深入合作。在天津创建研发、生产制造、市场推广的高科技生态平台,与新松全球机器人产业协同发展,机器人的大规模应用、研发,将改变天津整个制造模式、制造水平,提升转型升级能力,带动区域发展。

在生产智能化转型的过程中,机器人也在智能化转型,人类不需要担心被机器人所替代,人类需要思考的是如何驾驭机器人,如何设计出更新型的机器人,指导机器人协同操作,共同面对未来制造需求的挑战。智时代下,挑战与机遇并存,机遇更大更多,在大的变革转型期,我们要把握趋势,脚踏实地,不辜负时代赋予的使命与责任,发挥作用,创造属于自己的辉煌。